宝岛旧事

旅游纪事   2022-06-23   

〔本故事由粤文旧杂志扫描改写,何年代、何作者不祥┅〕应吾友猪仔、苏华和老梦┅邀请到宝岛一游。

傍晚,我由香港坐飞机,差不多一个小时,晚上七时多抵达台北西门町,看到十年不见的猪仔,已经由小孩子长大成人了。

西门町的几条小横街窄巷,印象是灰暗,颓废的。

有些做不成生意的妓女,看到我们,调笑地唱着∶“今天不回家┅徘徊的人┅旁徨的心┅”

十年后的今天,台北究竟又是那一个景象?除了跟从前港币台币一对八,变成现在一对三之外,还有甚么?

抵步西门町,我们立刻步行往附近街头,想捕捉当年的影子,失去的青春岁月。

然而,已经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,西门町附近所见到的景物,已没有昔日的原宿特色,代之而起是变得更冷清,更潦倒。

吵耳的地方粗言不绝于耳,满地的槟椰汁,还有依然废墟的陋巷,以及三三两两卖笑的老姑娘。

失望之际,身边仿佛又听到一名“太保”的声音∶“老板,这处有漂亮的妞儿。”

来到了西门町,第一件事当然是去看有没有“牛肉”吃的牛肉场。

台湾人把脱衣舞色情表演的场所称作“牛肉场”。

因为台语中“牛肉”音近于“有肉”,所以牛肉场就是“露肉、卖肉”的地方。

这个特殊的娱乐场所,从一九八四年开始,就象“一把野火,燃遍台湾宝岛”。

在凉啊凉啊的歌声中,表演的歌舞女郎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,只剩下薄如蝉翼般的细纱,甚至光着胴体,身边爱好此道的阿兵哥们起睁着大眼,有的还半张着嘴,颇像武侠片穴道被点看一般┅

牛肉场表演,是收入票房的一种保证,但奇怪,这么多年,警方为甚么不派员“莅临指教”?

原来,台湾当局为减轻警察机关业务,在电影院表演的牛肉场,是由新闻处主管。

另外,戏院、歌剧院发生的,则由建设局或教育局所管。

牛肉场走出来,一会儿后,肚子有点饿,走进一家小店去吃此地有名的猪排饭。

这处的猪排饭其实和平常吃开的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侍者的礼貌很好。

猪排饭香喷喷地入口,用来填肚是第一流的。

眼前忽然出现一本书,是一本色情漫画书,供客人边吃边看。

问侍者那里来的,他答的很爽快∶“精彩。”

精彩,的确是一针见血的答案,果然内容大胆得利害,追问之下,知道是从出租店租来的。

台北地区的漫昼出租店,出租全部是色情漫昼书,过来人老梦说它内容低俗不堪,本人也觉得其图片与文本的猥琐程度,简直令人咋舌。

侍者说,台北很多学生们在上课时都有看色情漫昼的嗜好,他们冒着被老师没收的危险都偷看,可想而知魔力如何大。

而且以女学生看的比率更高,看完后也说起三字经来。

色情漫画书香港也有,我问侍者可有其它,侍者去了又来,并送来“乐透饼”。

乐透饼是一种色情玩意,包装成元宝形,饼干是硬质,有柠檬香味,橙味等。

剥开之后就会发现随包附送的裸女图片,包包不同,大约是一元。

彩色印刷的图片在女人的重要部位是遮上一块薄模,象奖券“好易发”一样,只要用指甲或硬币刮去薄膜,那重要部位就会纤毫毕现。

刮完后还可翻过图片来,看看背后所印的一则黄色笑话。

“轰!轰┅”,两边路旁的打桩声,是为未来建设中的地铁而发出的一阵噪声。

从前,交通很畅,如今,因筑路的缘故便塞起车来。

在路面坐车经过,感觉像坐过山车般,高低抛荡。

台北市面积不大,记得以前跟司机言明自己是个“寂寞夜归人”,很快就可以载有需要的客人到目的地┅

“台北市的森林北路、中山北路、南京东路、忠孝东路一带等,都有很多的钢琴酒吧、色情MTV、KTV,油压及摸摸茶。”正在开车的苏华叔介绍着。

“女孩子漂亮吗?”我问。

“蛮不错呢!说不定会给你找到个学生嘛。”苏华叔老实不客气地说。

果然,抬头望到大厦外墙挂看的“暑假学生套餐”等等的招牌。

“甚么是摸摸茶?”我又问。

“老人茶座嘛。”苏华把血红的槟榔吐出∶“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到里面一边喝茶,一边向小姐毛手毛脚┅”

踏出车厢不够五秒,楼下的拉客黄牛大声喝道∶“里面坐,小姐漂亮,技术好。”

登上狭窄徒峭的木梯到二楼,细条式扁长的空间被间隔出一个一个不到五十尺的包厢,在收银柜台旁的沙发上,坐看一排打扮入时的年轻少女,正用眼角瞄看走进来的客人。

贴墙的高柜上摆放了不到五十盒的录影带,当选片之际,店内剪了陆军装的中年男人就频频询问∶“需要那位小姐服务?”

并且用手势示意沙发上的小姐可以随意挑选。

在暗室中,就是从事“摸摸茶”服务。

最低消费一千至千五元(即港币三至五百元)。

茶随便喝,饮酒另计。

服务一般以打情骂俏调情为主,可以用手去摸去摸捏小姐身体。

如果生理需要下要求做“额外”服务时,就由小姐带到暗室“另辟战场”,收费加倍。

摸摸茶之中,的确有不少兼职女学生,上班纯粹赚外快或玩票性质居多,一般并不十分热衷于同客人打真军。

除非客人连续捧场好几次,已经稍为摸清对方底细,否则不易“以身相许”。

翻查警方记录,过往在摸摸茶中,确实查获不少等待接客的女学生中年龄均在十三至十六岁之间,大部分都是自愿的,这些“落翅仔”(离家出走的少女)自言,工作轻松,收入绝不输给一位空姐哩。

是夜,繁星点点,带着疲乏身躯,站立在东区街头,喝着醉心的台湾啤酒,静享着灿烂的霓虹招牌,希望这一晚就此凝住,永不终尽┅“带你去油压┅三温暖┅”还记得损友小柱子曾经说过。

这刻,找回那家“二二五零”老店,果然还在。

当年,当不知道“二二五零”代表甚么?但经常涉足风月场所的识途老马,就知道这是一种色情的暗号。

“一三五零”只是个价钱,凡是到那里去的人,叫小姐“休息”一次就是一千三百五十元台币,由于价钱有尾数,才激起大家的兴趣。

这家“三温暖”是位于忠孝东路四段与延吉街间的一幢大厦。

虽然没有招牌,但行内行人都知道在那幢楼,闭着眼都可以摸上去。

这幢大厦,一楼是住宅,二至九楼是写字楼,可是十楼以上,就是宾馆所在,约有二、三十间房间,设备并不是一流的,虽然普通装修,客人却络绎不绝。

当年,是要有识途老马带领才可以到那里去的。

宾馆监察非常隐密及严格,对生客有点怀疑,就不开大闸,想要进入温柔乡比登天还难。

现在“二二五零”这个暗号已经过时了,变成是二六八零,是否取其谐音是“易来发啦”就不得而知了,但这么多年了,物价提高了也不足为奇。

去这家“三温暖”,最好是叫它们的“成熟佳丽”,这些佳丽年龄介乎二十五岁之间,样子无穷韵味之外,手势及功夫熟练得很,令顾客无不吃过翻寻味。

除了由宝岛出产的原班人马外,此处还有星、马、泰、中、韩、独联及非洲等组成的外籍佳丽,全都秀色可餐。

游宝岛一定要去看Show。

宝岛给人们的印象,是无Show不行,日日夜夜都有Show正在举行。

记忆中依希还记得从前乡间所举行的色情歌舞团,歌舞女郎只要是胸有“本钱”,就敢在台上表演,全无舞艺可言┅

随看新的发展,歌舞团的名称也就换了“土秀”之名。(土秀即本土之Show,因“秀”与Show同音)

“土秀”在台湾中南部成了气候之后,就向北部及东部扩散开来。

土秀的表演场所没有排场,卖票的兼任收票,收票的兼任站岗,打灯光的兼任主持人,甚至唱上两首歌。

乐队可能只得两个人,若凑不齐人数,放录音带OK,交差算了。

土秀之所以能够占一席位,主要是土秀女郎作风大胆而挑逗,绝对迎合低下阶层社会的观众低俗口味,而且,票价亦相当便宜。

我请苏华叔讲一讲台湾有多少土秀,他很快就列出一大堆∶“内衣秀嘛,模特儿穿着各式各样内衣上台表演,这种内衣秀,原本是百货公司内衣专柜,当推出新产品后介绍给女性消费者所准备的发表会。后来,饮食界就在餐厅、酒廊里面表演以吸引顾客。”

“有缘可在桃园看到内衣秀,模特儿所穿的内衣裤,果然若隐若现,处于半透明状态,虽然表演时间是十至二十分钟,但也教人心醉。”

“内衣秀外,更有“穿崩秀”,是表演者身穿端庄服饰,一边跳一边唱,一不小心就穿了崩,不是上衣滑落,就是裙子滑落,当然这些小动作都是经过预先安排的,一百元的票价,就可以在一些餐厅看到。”

“首映秀,在中南部很多戏院出现最多。因为电影业不景气,院商为了吸引观众,特别在正场之前,加演首映秀短片┅即是穿若暴露的小姐上台摇晃,表演出惹火动作,也有穿着麻绳表演轻功或软骨功,瑜伽术等“尽且发挥出肉体上的柔软及性感。”

“还有吗?”我笑问。

“有,当然有,你要不要买房子?不买,也可以去看看┅”

就这样,苏华叔把车子载到浮州桥附近的民安西路。

这处是几幢新建成还未入伙的房子,在任何台湾地区都可以看到,但特色是筑于房子前面,是一个临时搭成的棚架,围观的人潮不算太多,左穿右插之间,发现都是男性为多,我心想∶莫非孤家寡佬们都想趁此良机,选择间好房子,以作金屋藏娇?

其实它是一个“工地秀”,为配合房屋销售而搅的。

今天,大大的广告招牌清楚写明,红歌星落力演唱,模特儿队夏日泳装表演。

不用说,又是挂羊头卖狗肉┅

开秀时,人渐渐多,主持人宣布了今次销售房子的单位面积及 钱之后,随即几个“小牌歌星”陆续出场又跳又唱,她们肯定都是没有太大的知名度,但胜在样子青春貌美,低胸恤加短裙。

站在台上的观众只要稍稍抬头一看,就已经看到裙底里的春光┅竟是一条全透明的白色丝质底裤,连那块“黑森林一是甚么形状都一目了然。

中间加插的夏日泳装表演,亦是非常养眼,身边的那个看来只有十六岁的小猪仔,看得裤子内的“小喇叭”都吹胀起来┅

工地秀原先是邀请一些影视红星到来剪彩或表演助庆,借他们的知名度吸引人潮,达到房屋促销的目的,但久而久之,观众看腻了,建筑业者就想出了以脱衣这一招来,实行色诱顾客。

压轴高潮是一名穿着盛装的小歌星卖力演出,她最卖力的地方,就是唱到最后,全身都脱光,一丝不挂地在光天白日,众目睽睽之下,跳起艳舞,鸡怪周围的男人心跳声都加速跳动。

如今,很多想看免费脱衣秀的人,到了星期六或日,就翻开报纸,找建筑广告,就近前往“捧场”,不失为假日一大娱乐。

有“温柔的狼”之称的地道台湾朋友,吃完饭后就带大家去脱衣陪酒。

“温柔的狼”是一间脱衣陪酒宾馆主持人之绰号,他顾有很多的台湾姑娘,顾客可先在楼下咖啡厅物色小姐,侍者会递上一张“菜单”,菜单不是真正菜色的餐牌,而是小姐的价目表,任君挑选,合上胃口的,再到褛上宾馆饮酒作乐一番。

吾等随便挑选了八位小姐,有像王祖贤般高的,也有像林青霞般贵气的,也有个像胡慧中现代版┅面上有皱纹的。

此时宾馆已准备好房间,坐下不久,八位小姐就进来,不消三分钟,全部当看客人面前,脱个精赤溜光。

十六个乳房加八个八月十五,就毫无保留地尽露众人眼前。

脱衣陪酒每一节是台币一千元,一节十五分钟,期间,顾客可以在小姐身上动手动脚,这些小姐都会有一定忍度,至于台面上面的酒菜钱就另外计算。

每小碟鱿鱼丝五一斤,花生瓜子三百元,小鱼干五百元,一瓶XO,就是近万元,开XO两瓶以上,会获得一张贵宾卡,九折优待。

那猪羔仔坐不到一节,跨间的“小猪仔”已经被眼前肉香所迷,高高竖起,当场拉下裤炼,就向其中一位小姐后面插进去。

完事后,小姐只收回三千元,其他七位小姐见猪仔只消两分钟就射精玩完,纷纷张开大腿翘高屁股,问他要不要继续,希望能做成新的交易。

看来,两分钟三千元,倒也合乎小姐的经济效益,我们都表示赞助,但猪仔已经有心无力了!

看完猪仔的“真人表演”,在回酒店途中,有人提议到华西街逛逛。

“你们要两个一起用才行!”老梦提醒大家。

他指的两个,并不是两个妓女一起做,而是两个避孕袋一起用。

因为,华西街一带性病非常严重,很多嫖客都曾经中招。

“价钱很低,多本地人去,所以那些妓女都是有性病的嘛┅”滚友还自爆内幕,最近一次他去光顾,预先在阳具上涂上杀菌药外,还一共戴了四个避孕袋才够胆上马。

要拼命着去玩的东西大家都“缩沙”,当然还“缩阳”,于是提早回酒店了。

途中,望到“星期五”的霓虹大招牌,猪仔问,有没有兴趣一试?里面多的是午夜牛郎和人妖等等。

我对“后庭花”乏趣,所以跟午夜牛郎说声“再见舞男”了。

十多年后的今天,重踏宝岛土地,但觉物是人非,而年复一年,黄色事业似乎更加灿烂了┅

-终-



相关推荐:

里岛艳旅

[2022-06-23]

欢乐岛

[2022-06-23]

美国游记之欢乐今宵

[2022-06-23]

冲绳岛之夜

[2022-06-22]

我的菲佣2之菲律宾之旅

[2022-06-22]

我的同学(外传)

[2022-06-22]

美国游记之欢乐今宵

[2022-06-22]

琦琦的游记

[2022-06-2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