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岛

旅游纪事   2022-06-23   

终于,单位里的年轻人组织到东澳岛旅游,我和同事几个人一组,星期五就到了那里,租了几套别墅,吃完午饭,大家一起跑到海边游泳。

听他们说过海水腌眼睛,我带上了游泳眼镜。

我其实并不很喜欢游泳,但海水浸着身体,感到很舒服,也玩得挺开心的。

东澳岛的浪挺大的,打在身上有点痛,我轻轻的抚摸让海水打红的肌肉,哎呀!我的泳衣怎么湿水之后有点透明呢?

我在泳衣里没有戴文胸,贴身的泳衣湿水后,紧贴着我丰满的胸脯,隐约看到里面微凸的乳头。幸好我穿上了救生衣,遮住一些,但是下体若隐若现的三角地带,却没有东西遮挡了。

力宏正躺在浮床上,飘浮过来。他是我的同事,比我年轻六岁,但却很成熟,很风趣,高高瘦瘦的,他倒会享受。

“喂!力宏,浮床躺的舒服吗?”我问他。

“不错,比家里的大床要柔软。”

“让我玩玩好么?”

“好呀,我也躺了很久了。”他从浮床上滑下来。

我拉着浮床,想爬上去,但浮床浮在海上,没有地方借力,我又穿着救生衣,爬了几次,都从浮床上滑下来。

“哟,人地的浮床是要来睡的,你可发明了新用法?浮床要来爬的呀!”力宏奚落的说。

“衰鬼!帮帮忙嘛!”我恼他。

“你在这里躺上去也躺不稳的,这里浪大,去那边围栏吧,可以扶一扶。”

力宏拉着浮床去到人很少的围栏边上,我也跟着过去。

“我拉住浮床,你爬上去!”

我依言爬上浮床,躺下,哇,好舒服,看着蓝天白云,让海水的波涛摇着浮床,真的好写意。我解下救生衣,挂在围栏上,说∶“嗨,你倒挺会享受的,真舒服呀!”

“嗳,只要你觉得舒服,我就安落了!”他俏皮的说。

“是么,好高风格哟!”我伸了个懒腰,再看看力宏,只见他正悄悄的看着我的大腿和小腹之间,我才想起自己的泳衣是半透明的,现在躺在浮床上,下身那一团黑色的贲起,更加凸现。

我不好意思的夹紧一些双腿,想说些话引开彼此的注意力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,心想总不能老是这样子吧,干脆说∶“唉!我还是浸到水里吧!免得晒黑了!”

说着,我就从浮床上滑下来,顺势潜入水中。

我戴了潜水眼镜,在水中睁眼一看--

哇,他在水中原来已经把泳裤脱下了,那胯间的东西直挺挺的向上竖立着,好粗好长啊┅┅

我装作不知道,露出水面,但我的一颗心却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那东西好雄伟哟!这男人刚才肯定看着我那半透明的泳衣想入非非了!

我说∶“哎!我不想游泳了!我们租的别墅在哪呀?我想去洗澡了!”

“本来要租三间的,刚才有几间还没有清洁,只租了两间,钥匙在小张那,要不再租一间吧?”

“小张都不知道哪去了!就再租一间好了,反正两间也不够!”我说。

“那我告诉小林再租一间,走吧!”

还有两个小时才到吃晚饭的时间,于是我们就走到别墅洗澡。

浴室有两间,本来是一间大的,用活动板隔开的,我进了大那间。

我脱光衣服,用洗发水洗头。

我洗着自己洁白的身子,虽然已经生了孩子,但我的身体保养的很好,该大的地方大,该小的地方小,我丈夫也因为我的姣好身体而夜夜性欲不减。

我轻轻的抚摸自己的乳房,揉了揉高耸的乳尖,再细细的洗着下体。

我的阴毛很密,也很柔软。我的肉唇,也没有因为丈夫每晚的玩弄而变形,仍嫩嫩的、红红的。

咦?怎么只有热水?

“哇,好烫!”我叫了一声。

“你要把热水那边的开关调小一点才行的!”力宏在隔壁说。

“那开关松了,调不了大小啊!”

“你穿好衣服,我过来看看!”

我看了看衣服,总不能穿干净的吧,就用大浴巾围住身子,说∶“行了!”

力宏拉开隔板走了过来。

“哎!这两边怎么相通的?”我吓了一跳。

“你放心!我没有偷看你!”

“谁知道!你没看过会知道从这里过来么?”

“我刚才进来才把隔板关起来的!”

“你看你,想坏东西了吧!”我捉狭的笑他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他笑着,故意问。

“你看你,已经一柱擎天了,还明知故问!”

“哦?不,我本来就是这样的。”

“哈哈,本来就是这样的?那你兴奋起来,不是更利害了?”我笑的弯了腰。

“那当然!”他也故意装到底。

“吹牛!你当我还是小女孩,没见过世面啊!”我说。

“哦,是呀,你见过世面,大的、小的、黑的、白的,哪样没见过!”

“去你的!捉弄我么。”我打了他一下,说∶“你真的这么利害,露出来看看!”

想起水中他那直翘翘的大家伙,我心里扑通的一跳。

“现在这样兴奋不起来的,也免得吓着了你。”

“你要怎么样才兴奋呢,要看见女人的裸体?”

“那要看什么女人,七、八十岁的老女人,见了也倒胃口。”

“那象我这样的女人呢?倒胃口么?”我说。

“那怎么会呢!象你这么年轻漂亮,风韵迷人的少妇,最让人血脉贲张了!”

“你就是嘴巴甜,最会哄人开心了,”我笑着,问“你们男人不是喜欢处女么,少妇已经是人家的二手货了!”

“谁说的!少妇对男女之道,有经验、有激情,哪里是那些处女可以比得上的!”

“啐!瞎说!”我心里想,处女哪里知道性爱的乐趣呢?

“你自己知道我有没有瞎说的呀,是么?”

“是了是了,我们少妇就是荡妇,行了吧?”我娇笑道。

“也不能说是荡妇,只不过比较喜欢性爱而已。”

“那你看我呢?”我问。

“嗯,你应该也有欲望的吧?”他这次回答比较小心。

“废话,我也是个过来人,怎么会没有欲望?我是要你猜猜,看我是不是很喜欢性爱而已!”

“不知道。”他倒答得干脆。

“告诉你,我每天缠得我老公滴精不剩,才肯睡觉!”我吃吃笑着,说∶“你知不知道,我现在都要夹紧大腿,才顶得住呢!”

“哈哈,这么厉害么?那可真是小淫妇了!”

“你们男人,不但喜欢少妇,更喜欢人家的老婆是淫妇,对吧?”

“对对,你真是善解人意呀!”

“现在你面前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小淫妇,你怎么办呢?”我斜着眼看着他。

“当然是让这个小淫妇做个名符其实的小淫妇咯!”

我吃吃的笑着说∶“别急嘛,先看看小淫妇怎么淫的出了汁,再慢慢享受她嘛!”

我说完,把裹着身体的大毛巾解开,我解的很仔细,很优雅,慢慢的让我骄人的身体裸露出来。

“哇!好美!”他由衷的赞叹。

“不但看起来美,玩起来更美呢!”我娇媚的说,然后,我拉开他的大毛巾。

他那雄性的象征早已怒发冲冠了,黑黝黝的肉棒子看得我芳心乱跳。

我蹲下来,一手握住肉棒,一手握住他那肉袋子,慢慢抚摸着∶“噢,你真的好棒哟,看着就流口水了!”

我张开嘴,含住它的头,轻轻的吮吸,又用舌头舔他的冠沟、肉棒,一直舔到他的卵蛋。

力宏看着我淫荡的玩耍他的阳具,也不出声。

我弄了一会儿,见他已经很硬了,就放开他的肉棒,说∶“怎么样,我的吹箫技术还可以吧?”

“好极了!真爽!”

“帮你吹一吹,害的我更兴奋了呢!真的是个小淫妇了!”我骚浪的说∶“看,小淫妇的肉门打开了!”

我一边说,一边叉开双腿,把自己毛茸茸的下体挺起在力宏面前。

“你挺多毛的哦!”他凑过来,盯着我的阴部看着。

“你想看清楚一些吗?”我用双手分开下体的乱毛,捏住两片小阴唇,轻轻向两边掰开,露出肉沟里的嫩肉洞∶“看,我虽然生过小孩,阴户还是这么紧呢,肉缝的颜色也是嫩红嫩红的,美么?”

“美,美极了!”

“我在我老公面前,都没有这样打开我的阴穴让他看呢!”我小声说∶“不过,让你看看,我觉得更兴奋一些。”

“哦?我真荣幸呀!”

“你来吧,你打开我下面的肉门,看看小淫妇的淫穴吧!”我趴在力宏的身上,说∶“今天,我让你先玩耍我的肉体,玩够了再让你尽情的 我,好么?”

“好!当然好,能够享受你这么美妙的女人,怎么不好呢?”

“是么?你准备怎么样来享受我的肉体呢?是狠狠的抽插我的 ,还是温柔的舔弄我的肉瓣呢?”我骚态毕现,抱住力宏的躯体,淫荡的说。

“哦?那你喜欢我怎么样搞呢?”

“哟,人家都浪到这个地步了,你要怎么搞,就怎么搞呗!只要你搞得我舒服,我可以让你随便玩弄。”我握住他的大肉棒,说∶“我在床上发起情来,可是比妓女更加淫荡的喔,你喜欢淫荡一点的女人么?”

“我刚才不是说过么,我喜欢跟少妇玩,就是因为少妇在床上更会享受嘛。”

“哦?那我可要慢慢的享受你的 的技巧咯,哎哟,让你逗得我下面痒痒的,要流水咯,你看!”我又打开双腿,分开我那毛茸茸的肉缝,浪兮兮的展现在力宏面前。

“我们慢慢的玩,好么?”

“好呀!我掰开穴儿,先让你看看我的构造吧!”我继续姣姣的展示着自己的 ∶“看,这是女人的小阴蒂啊,我的阴蒂挺大的耶!”

“嘿,你们女人的阴核都是这么大的么?”力宏问。

“你见过不少女人的 吧,你觉得呢?”

“嗯,你的要胀一点!”

“人家发情了么!”我拉他的手去摸我那儿,姣姣地说∶“力宏,告诉你,我老公最喜欢捏着我的阴核,看我发姣的叫床呢!”

“哦?怎么叫呢?”

“我老公最喜欢我淫荡的说脏话,说得越露骨他越兴奋!”

“你会说脏话么?”

“哟!我们女人要是真发起情来,什么话说不出口呀!”我捏着他的卵蛋,姣姣的说∶“这玩艺儿叫春袋,那肉棒子叫鸡巴,大鸡巴插进我的小 里,叫 ,是吧!”

“哈哈!真有你的,我都要忍不住了!”

“忍不住想 我!想 我的小 ,是么?”我上下套弄着他的阳具,说∶“来嘛,我掰开 门让你 个痛快!”

我发着嗔,忽然想小便,我娇笑着说∶“哎!我想小便咧!”

“请便吧!”

“你想看着我屙尿啊?”我发姣的说∶“好吧,我就屙给你看看!”

我一腿直立,一腿叉开放在坐厕上,象狗一样,以非常难看的姿势屙尿。

“力宏,你看着,我要屙尿了啊!”

我用双手拉着小阴唇,掰开肉门,一股白色的水箭从我的幽缝喷出,射向坐厕,激起一串水声。

“怎么样?见过女人这样屙尿么?”我射完尿,吃吃地笑着,说∶“难看吧?我觉得很刺激呢!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屙尿,还要做这么难堪的动作,好爽哟!”

“真是一个小淫娃!好淫荡呀!”

“唔!”我发嗲的说∶“人家想挑逗起你的性欲嘛!把女人最淫荡的姿势都给你看了,你还说什么?!”

“哈哈!跟你玩真是过瘾!”

“你欢喜我这样么?”

“当然欢喜!”

“那以后我就做你的地下夫人,尽情淫荡地任你玩弄,好么?”

“好!”

“不过,你也要让我玩得痛快哦!”我用力的抱住力宏,在他耳边说∶“来吧,我的小 也想吃香蕉了,你尽情的 我吧!”

他也欲火中烧了,大肉棒在我的引导下,撑开我的乱淫肉,一捅到底,“噗哧”、“噗哧”的响着。

接着是一连串的“噗、噗”的声音,那是鸡巴和小 套弄的淫声浪语。

我放肆的哼着,享受着被操、被插的快感。

我放纵着女人的淫荡,恣意纵欲。

很快,我让力宏干得欲仙欲死的,高潮迭起。

力宏一阵快速的挺动之后,用力的顶住我的子宫,他那胀硬的东西一跳一跳的,滚烫的阳精烫得我骨头都趐了!



相关推荐:

里岛艳旅

[2022-06-23]

宝岛旧事

[2022-06-23]

美国游记之欢乐今宵

[2022-06-23]

冲绳岛之夜

[2022-06-22]

我的菲佣2之菲律宾之旅

[2022-06-22]

我的同学(外传)

[2022-06-22]

美国游记之欢乐今宵

[2022-06-22]

琦琦的游记

[2022-06-2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