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绳岛之夜

旅游纪事   2022-06-26   

本故事由旧杂志扫描改写

真想再一次看到那位女郎,她是个被称为“切蕉女郎”的脱衣舞娘。

如今在较偏僻的脱衣舞剧场,是看不到那种可叹可悲的表演的。

把香蕉插入下体的深处,运足浑身的力量,坚持着,努力着,脸上浮起艰难痛苦的表情,不久像断头台断头那般,将香蕉断成三截,在这时,年轻的美军大兵们发出感叹的声音,连连点头以示赞赏。

坐落在简陋小屋的冲绳市的中心地带,有一条名为“PARK AVENUE”的大道。

早在八年前此道却被称做“BCStreet”,一直到冲绳归还日本的本土之前,沿路两傍坐落有一百数十家商店。

其中包括有特许的,专为美军与美军家属为对象的酒吧、舞厅、餐吧、饮食餐厅等等。

旧时译音英文为KOZA市(现:冲绳市)是一个被誉为“不夜城”的地方。

在现在,这一带排满了一间间的土产精品店和深受年青人欢迎的时装商铺,成为了冲绳的“原宿”。

我出生的地方是离开此处20分钟车程冲绳的浦添市,父亲是在一九四八年,作为英军家属的工程师而过海来到冲绳的菲律宾人。

直到我五岁,而父亲失去了职业为止,全家一直都住在冲绳。

之后我移居到母亲的故乡奄美大岛去了,并渡过了少年时代。然而,这几年,好几次路过冲绳,这次更因为取材而延长了逗留时间,以便清楚了解送归还本土20周年纪念之际的冲绳。

在曾经有着无数的,人群拥挤,吵嚷的A、S、B吧的中PARK AVENUE(中文柏克大道)如今却只有八间美军为对象的夜总会。

我走进了这其中的一间。

店中只有是冲绳人的店主夫妇,和十名左右的菲律宾小姐,根本见不到顾客的半个身影。

那菲律宾小姐用他加洛古语喧闹着,淫靡的原色红射灯,照着空荡的舞台,物值上升,而美元贬值的现在,美军士兵们越来越不能象以往那样到处花钱、散财了。

必然的那店中,也只能雇用那廉价的菲律宾女性。

当我把身子深深埋入包厢席的同时,其中二位小姐却死气白杠地在我傍边坐下。

饮料很贵,小的啤酒要4元50仙美金。

给二位小姐喝的是注入一只小玻璃杯中的可乐,这要了我6元美金。

小姐们告诉我,一个是出身于马尼拉的马卡地地区,另一位则来自赛米龙古的。

由于去年6月,毕那滋博火山爆发,那火山石的石流冲溃了她们的家园。

有“切蕉女郎”在的店,是我寻找到的第三家夜总会。

这个夜总会前的道路,直通嘉平纳空军基地大门。

开张才几个月的全新夜总会。

这一带似乎是象征现今考茶的地方,可却也只有人影几个,冷清而闲散。

当推开夜总会的门时,猛烈地冲出那强烈的士高音乐的重低音拍子,破了周围的寂静。

店中没有日本游客,有几名左右的白人和黑人的年青美军士兵,显得非常热闹。

在这店中,都有几名来自菲律宾的陪酒女郎。

店深处的吧柜前站着一位身穿一套套装西服,留着一头娃娃装的留海短发的女性,我觉得面熟。

她便是“切蕉女郎”。

在美军士兵们的一片“哇哇”的调用和掌声中,第十八号“香蕉表演”开始了。

先迅速地把蕉皮剥去,很滑溜地把香蕉插进下体深处。

肥满的腹部脂肪扭起劲来,一条香蕉被截成三段,啪搭啪咯地落在舞台上,而且有的更射向客席。

直象一支支的小火箭,起码射出有两米左右。

接着,是表演的另一个主要项目。

一个白人美军士兵被请上舞台,并要求仰卧在地上,腰带被快速的松开,从其中拔出阳物,并用香蕉和啤酒瓶对其进行搓弄。

可是,无情的是,这物体却无丝毫屹立的征兆。

在这只有受辱情景之下,店中充满着夹杂着嘲笑的叫喊。

那美军士兵似乎决定结束了。

那位“切蕉女郎”叉开双腿,跨在士兵的脸上,把切断的香蕉中的其中一段,很作状地放进口中,似乎是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

这位女郎的艺名是由美子。

“从八重山来到冲绳本岛已有二十年以上了,象我这样年纪的人,只靠跳脱衣舞是不能满足观众的要求的。最近美元又不景气,情况不好。所以没有一些别的甚么技艺是不行的了。为了这“香蕉表演”去了台湾,到处求艺。流血流汗地努力学习。真的流出血来的啊。现在还可以用此处抓笔写字。”

接着她还说∶“下次你再来时,我表演开可乐樽盖给你看。”

她的脸上浮现着笑容,站在那里说着。曾经是被称为“欲望之街”“美金之街”的考茶市消失了,而且几乎是无影无踪了。

好容易才残留下来的东西,也只是那位女郎所表演的“香蕉骚”了。

以酒吧的外表来迎接客人,里面房间却是陪酒女郎的皮肉身涯。

我去过了冲绳市的吉原,宜野湾市的真荣原,而且更足及了那霸市的十贯濑。

这三个地方都是以日本人为对象的“后街”,也就是指娼妇卖春之处,和吉原、十贯濑相比较,真荣原的女子年纪轻,样貌好,而且听说都是大学生。

她们毫不羞此地努力做着这份“兼职”。

“我想储蓄点金钱,开一间精品店。”两个白天在写字褛任职的白领小姐是这样解释的。

然而真荣原本身在日本本国人士中,也是极受欢迎的观光地,连棒球运动员都会去那里集训。

悲惨的是十贯濑,在这即将成为繁华国际大道的地区,只是这“后街”,却似乎有时间停了的错觉,大型商场集团已参加了建设。

不久这地方健会变成停车场了。

从高层大厦向下观看,生满红的白铁皮屋顶的社交街上,笼罩着一片沉重痛苦而空虚的气氛。

“15分钟5千丹。”这是吉原,真荣原等地,对于那些女孩子来说所值的商晶价格。

吉原的MISAKO(29岁),她有着和原女子格斗摔交手DAPNPU松本所拥有的结实、美妙的身体。

她说:“我想得到驾驶执照,起码要花六十万丹,但结果一无所获。我入这一行是为了钱。因为这能使我较快地得到钱┅,又能使在宫古岛的双亲放心┅。”

在一家开在一道长长缓坡上的酒吧做的夏(44岁),是个陪酒谈话的娼妇。

“男人和香烟可以戒除,只是酒怎么都不会有办法。在男人方面恶运是妈妈传给我啊!”她这样讲述起自己。

二次离婚,七次自杀末遂。

割脉后喝盐水、服毒自杀等严重损坏了她的身体和生活。她一个饱尝了人生辛酸的娼妇型的谈话对手。

在战后,以“股间经济”来支撑冲绳的“切蕉女郎”和在吉原、真荣原等地见过面的那几个“不用本钱的买卖”的女子们,却一点都没有马虎、草率、自暴自弃地生活,而且很认真、谦虚地对待自己的行业,努力工作。

冲绳决战,美军的占领。

接着回归本土,这命运的反复的同时,对于这些坚强,生命力极强的女性来说,这回归后已几载的冲绳,是一场多么漫长的历史变故啊。



相关推荐: